十三月_沉迷吸蛇

一条废炸鱼/恒星
自娱自乐患者

最近的图【。

英格兰——!!!!!!!

🙏🙏🙏🙏🙏🙏🙏🙏

是法的斗篷 @宸/沉迷冷cp 

这幅不知道为什么画得很爽 图力暴增

虽然上色还是脏得要命就是了

果然呆毛是不能丢的(x @叶笙檀 

画好啦!!!!! @叶笙檀 

傻逼画风真有趣(bu

就是脑洞【。

@宸/沉迷冷cp
转一下
以后脑洞还是堆大号吧orz

拾三_不过万事休矣:

随意放一些片段   想到什么写什么
可能以后会出现在正片里
随缘更【。
@咸鱼宸


        他们谁都没有错。
        不论是教会的修女,是吸血鬼亚瑟,还是看似腐朽的贵族弗朗。
        错的是教会,是这个时代,是空气中洗不去的污浊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。
        修女已堕入杀戮的黑暗,弗朗的尸骨早已冰凉。
        剩下的不过是背负了多重因果的吸血鬼, 混混沌沌地活着,毫无目的地活着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happy end,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少年的脚下是熊熊烈火,热风向上涌着拂起零乱的碎发。从脚底传来的炽热渐渐燃烧了全身,少年好看的绿瞳低垂着,掉不下一滴泪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脚踝和手腕上的伤痕已经不会再痛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围观的人们眼中的是冲天的火光,目光里却未曾含有一丝的情感。
         冷漠。绝望。在黑夜中盛开的死亡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向前,向前跑,千万别回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男人好听的嗓音在耳边回荡着。下意识地迈开腿向前跑着,回过神来时却已经只是孤身一人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个人,究竟是谁呐。
         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步伐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该死,想不起来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命运将我们囚禁于名曰现实的囚笼之中, 展开谓之轮回的棋盘。我们是可怜而可恨的棋子,东走西走。杀与被杀,许是一念之间,许是蓄谋已久。
         终不过是人走茶凉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也再次成为孤身一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要说为什么,果然还是因为我爱你吧。 这该死的爱情,究竟有什么值得我去牺牲的呢,哥哥我也无从得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活下去,亚瑟。带着我的那一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那个人这样说着,随即消散,如同风中的沙,尽管再怎样紧紧握着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散去,无影无踪。
         似是仓促的离去,又如同准备已久的告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他说他爱你,随即转身,奔向必然的死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倘若忒修斯之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,所有的零件也在锈迹斑斑后逐一更换,那么当一切都已异于从前,它还是忒修斯之船吗?
         那么,弗朗西斯•波诺弗瓦又是否仍能称之为“弗朗西斯•波诺弗瓦”?
         波诺弗瓦或许仍旧是“波诺弗瓦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但弗朗西斯已不再是弗朗西斯。
         惟有怀表的指针兀自凌乱作响,恍若敲钟人敲击着教堂内巨大的铜钟,在“弗朗西斯”空洞洞的胸膛内回响,回响,直至坠入他更为空洞的大脑,将思绪吞吃殆尽。

“hey.”
“你是谁?”
“——一个陌生人。再见。”
“再见。”